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这些话倒说得都是真的。”七叶闻言,扬唇笑了起来。她偏头,看向外面的阳光洒落。不经意间,就想到了那日在天空之中,将自己救下来的阡娈。

    这些日子,她有意无意地都在躲避着对方。虽然知道阡娈在昏迷之中,但是每日也能从妄卿那里知道对方的近况。

    “那小子终于醒了,我还以为是我医术出了问题。”

    正想着,就看到妄卿扭着脖子,略有些疲累的走了进来。

    “阡娈叔叔醒了?”小雪依一听这个消息,顿时兴奋地跳了起来。他慌忙从重华的身上爬起来,跳下床刚要跑出去,就被妄卿拽住了衣领。

    “妄卿姐姐你干嘛,我要去看看叔叔……”小雪依挥舞着手臂,焦急地开口说道。

    “现在可不是探病的时候,”妄卿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眼睛里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七叶跟重华对望一眼,皆是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倒是杀若紫不厚道地笑了起来,抬起胳膊戳了戳身边的会风,“你倒是还没跟我说,那名女子究竟是谁。我虽然从你们的对话中,猜出她是青丘国的人,可是身份还一知半解呢。”

    “那位可是青丘国的小公主呢,”妄卿接话,咯咯笑了起来,“现在我可是知道无墨的意思了,想来这位小公主千里迢迢的从青丘国跑出来,怕是要寻人的吧。”

    杀若紫鼻翼轻哼,“反正若风是我的,她别想抢走。”

    妄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是、是你的,我倒是觉得啊,他们两个或许有戏哦。”

    会风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若是真有缘分,倒是挡也挡不住。

    一晃时光流逝,十年之后太行山山峦郁郁葱葱,百鸟争鸣。

    山林之中,一道洁白色的云朵飞驰而下。

    云朵上,一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翻身一跃,稳稳落在了草地上。他身着一袭素白色的袍子,衣襟袖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巧夺天工,精美绝伦。一双眼睛散发着如同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远远的骨子里就透露出来的清冷,将他隔绝在尘世之外,明亮闪烁的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雪依哥哥,你让我好等啊。”随着一抹银铃般的声音传来,一名紫发少女从树上跳下。将雪依素白色的衣服上下打量了一番,噗嗤笑道:“伯父最喜欢穿黑衣服,雪依哥哥倒是背道而驰。”

    “好了,我今日还要功课要沿袭。你着急用青鸟喊我过来,是出了什么事?”

    少女闻言,抿唇轻笑,“自然是找你出来玩啦,去年你可答应的我会来青丘国帮我过生日的,我拍你忘了。”

    雪依闻言,顿时哭笑不得,“这种事情,你让青鸟带封信就行了,何必亲自跑来。我身子才刚好了三年,现在正是勤加修炼的时候。”

    少女一听这话,小嘴一撅,凑到雪依的身边,“我知道雪依哥哥勤奋,可是有时候也得玩一下吧。”

    “你这次出来,伯父伯母可是知道?”

    一听对方上来问这句话,少女不耐烦地晃了晃脑袋,“哎呀,我们青丘国的事情,雪依哥哥又不是不知道。一年能让我出来一次就不错了,更何况我娘亲可是看着我爹爹看着紧呢。”

    雪依听到这句话,咧嘴笑了起来,“是啊,我也有段时间没去看伯父了。记得不久前,还一直叔叔、叔叔的叫着呢。结果现在转眼,你都这么大了。”

    “哎呀我不管啦,”少女伸手,扯了扯雪依的衣袖,“雪依哥哥可千万不要忘了时间,我可是很期待的。”

    “知道啦,肯定不能忘,”雪依弯眸笑了起来,抬手刮了刮对方的鼻梁,“这一年一定给你过个热热闹闹的生辰。”

    “好的!”少女一听这话,开心的拍起手来,“雪依哥哥,这次难得出来,不如你就跟我到处玩一玩吧。就玩一会儿,然后我就乖乖回家。”

    雪依耸了耸肩,看她不断挤弄眼睛,也只得点了点头。

    “有笑声,我好像听到了孩子的笑声……”不远处的丛林中,一位女子身着大氅,将面容遮挡在了阴影下。她焦急地站起来,想要寻着声音追去。

    “织岚,怎么了?”听到这边的动静,风曜这才将手中采摘的食材,放进竹筐中。

    “是笑声,那个声音好像很耳熟……”织岚慌张的转过身子,因为太急,脚掌碾过一颗石头,差点踹倒在地。

    风曜闪电般出现在对方身边,一把扶住了织岚。

    “真的风曜,你听听,很让人熟悉的声音……”织岚激动地抓着对方的胳膊,焦急地开口道。

    风曜屏住呼吸,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