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从山谷一路缠着本君,就是为了见战神一面?”重华不答反问,饱满指腹有意无意地摩挲着那莹亮的青釉杯沿,“山谷中匆匆一眼便能知晓本君能帮你求见战神,小妖好深的功法。”

    重华自窗外转过脸,狭长的凤眼里满是戏谑流光,眉目如画,面如冠玉,只是如竹节般秀长的手指端着深蓝的青釉茶盏,微微挡住了那薄唇,窗外并无烈阳,但七叶却觉得有些眩目,挣不开眼。

    他的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如果承认因为他这张脸才一路纠缠过来,会不会现在就被丢出去?

    “因为.....七叶从山谷便.....便已爱慕上了上仙......”七叶差点舌头打结,说完连忙双手捂脸。

    “这倒是一句实话。”回头见七叶蒙着头,重华微微一愣,但随即又转过头看窗外,道:“不过本君不收徒,对本君有非分想法的女妖,尤其不收。”

    “可是你当日在水君府承诺了要收我,堂堂上仙怎能出你反你?”七叶抬起头来,腮帮微鼓,气恼地看向重华。这个人不愿意帮她,又不想收她为徒,怎么办!

    重华转过头,端起茶杯品了起来,又悠悠道:“那众目睽睽下收你的,可是本君这副模样么?况,本君只是不想他们去扰妄卿上神清净罢了。你这般纠缠,难道是真要本君将你打回原形培育花籽,广播天界的花圃土地么?”

    “......”

    不等七叶回答,重华又道:“说来也是奇,你那日为何能一眼便认出本君?”

    怎么回答?说你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化成灰我都认得?

    “容貌虽变,身边的童子却未变。”

    “哦,那本君下次定把童子也变了。”顿了顿,又道:“不,或者干脆就不带了。”

    “......”

    “且回山谷去罢。”重华搁下茶杯,负手站起来,身形开始渐渐模糊。

    “等等!”七叶也不知自己哪来的法力,居然这么快就蹿到了桌子前,还扯住了美上仙的半只胳膊。

    “上仙.....我、我怕我一出去就被会那个紫衣女神仙追杀,所以我要拜师,我要保护自己,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就收了我吧,好不好......”这种撒娇七叶已经三千多年没用过了,一时之间竟脸皮薄起来,被那双清冷的眼看得很不自然,只能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她追杀你与本君何干?”清冷的声音说得云淡风轻。

    “怎么会与上仙无关!”七叶一咬牙,干脆一把圈住重华的腰,直接把脸埋进那墨色的胸口,“山谷初见我便已深深地爱慕上仙,而上仙也几番救我,如今怎能说‘与本君何干’的话来呢!”

    这小妖好大的胆子!

    他在六界万万年,还未曾有人敢如此冒犯,是他避世太久了,世俗天道已变化至斯?重华正要挥开她,却这时一阵慌乱的声响跑出院外。

    好吧,被所有人都看到了。

    美上仙虽然一把推开她,但还是很神态自若地走了出去。

    “即刻把她送回去。”

    重华朝两个童子吩咐,不理会掉了一地下巴的众人,转身风华绝代地遁走了。

    七叶走出院外,看到的就是忙着捡下巴和回魂的四人。无墨当先闪到她面前,摇着扇子围着她转了好几圈,又煞有介事地从头细细地打量一遍,脸上充满了新奇和钦佩。

    “啧啧,”无墨连续砸吧着,眼里亮晶晶的八卦星火跳跃得非常明显,“啧啧,帝君他老人家不出手则以,一出便一鸣惊人啊,帝君果然是帝君。”说完“啪”的合起折扇,唇红齿白的脸凑过来,左边的眉毛上下来回挑着,压低了声音问:“帝君他老人家昨晚,定然很神勇是不是?”不等七叶回答,又兀自感叹,“想不到啊想不到,帝君他多少万万过来,到最后竟栽在一棵不到两万年的草身上,啧啧。”

    无墨的话一出,其他三人刚安好的下巴立刻掉地粉碎了。

    “小胖,他在说什么?”七叶有些不明白,这个四海水君没事干嘛一直围着她转,嘴里还叽叽呱呱她没听懂的内容?

    “咳咳,”小胖脸上是一边安自己的下巴一边看着七叶,脸上的表情竟有一丝恭敬?干嘛对她恭敬?

    “小、小妖,你刚刚和、和尊上在做什么?”小胖难得结巴,胖脸上的小眼睛都有些呆滞了。

    “做什么你们刚刚不是都看到了吗?”

    不就是为了逼上仙就范,抱了他一下嘛有什么的?不过这也是她第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