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了找到那个人,她还是忍忍吧.......

    “唉——”七叶又重重地叹了口气,眼神转向别处,才微微一侧头就被几乎要贴着她脸的大脸给吓到了,一个不稳就朝眼前睡着白莲的湖里栽去。

    “呵呵,这么不经吓。”一只有力的大手及时揽住自己的腰,一个旋转七叶就又重坐回了栏上。

    急急地把那只大手掰开,七叶连忙地朝旁边移去,直到背后抵住柱子才停下,两只大眼防备地盯着眼前的蓝发青年。

    “方、方才,多、多谢仙友。”这里随便一个小厮都能毁她真身,更不用说眼前这浑身散发着不羁气息的男神仙。

    此时他也坐到栏上,背靠着另一端的柱子,正对着七叶似笑非笑。那一双英挺的眉很长,眉尾几乎斜飞入鬓,配着一张阴柔如女人的脸,看起来有种邪魅到吸魂的感觉。这时蓝发青年一只脚踏到栏上,拿着酒壶的手搭在膝盖上,蓝发随意地披散着,仰头豪迈地饮酒的模样十分干净利落。

    那七叶不敢抬头,眼睛放到湖中的朵朵白莲上。这白莲大而无叶,也无枝干,只是整个花骨朵飘在水面上,犹如一盏盏白灯,和这漫天飞舞的青绿雨时花一衬,一青一白,倒是相映成趣,雅致非常。

    “那是妄卿上神送予四海水君的新婚贺礼,芬陀利白莲,无根无叶无茎,六界之内唯西王母的古瑶池独有。”

    身旁的蓝发神仙突然说话,把七叶吓了一跳,没想到这青年的声音居然和他阴柔的面容大相径庭,低沉之余多了点爽朗的高亢。

    七叶转头的时候蓝发青年正又仰头灌酒,那莹透的白露滑过他的喉咙,湿了胸前的一片衣襟,但青年却浑然不觉,拿酒壶的手又搭到膝盖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同类对同类,也能这么痴迷?”

    “啊?”七叶还在努力组织语言来回答他刚才突然的解释说明,现在又说什么同类对同类,难道......

    “啊哈哈,是了是了,这样的白莲必是只有妄卿上神才有的,我竟忘了,多谢仙友提醒,小仙和其他仙友还有约,先告辞了——”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妖,还是走为上计,七叶二话不说跳下围栏,撒腿就要遁走。

    “哎——”

    低头看到自己的两条腿在原地来回地交替,七叶才惊觉某人揪住了自己后背的衣服。

    “仙、仙友你这是——”七叶试着跟他讲理,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啊!

    “你连我都不识,竟还扮什么神仙。”蓝发青年一手悠闲地扯住某女的后衣领,一手仰头又叹了一口酒,才道:“回到栏上坐好,我便不拆穿你。”

    “好,你松手。”

    蓝衣青年听话地松开了手。

    感觉到后背的钳制一松,七叶哪里还管什么道义,双手飞快地结印抬腿就朝湖对岸遁。

    “小妖,你胆子够肥啊。”蓝发青年随手一拎就把七叶按坐到了栏上。

    “从未听花神说过含笑花竟是这般胆大的啊,唔——”蓝衣青年说着凑过来,皱鼻一闻,道:“原来是得到了一口神的气息,难怪能诓得过那门口的蓝水了。”言罢又靠到那柱子上,曲起膝盖搭着握酒壶的手,风吹起蓝发随意地拂着,低沉的声音又起:“你这只小花妖,鬼鬼祟祟混入四海水君的婚宴,可是想盗这芬陀利白莲么?”

    盗这白莲?她没事要这大白花干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