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七叶一把抓住那肉肉的双肩,“除非什么?”

    “除非尊上疯了。”小胖说完这话身形竟消失了,窗外越来越远地飘进一句话。

    “我去梨园找耳非,小妖你在这好好休息!”

    “你!”七叶懊恼地一捶床,“小胖你不厚道!”

    哼,人都到这儿了还想她就这么白白回去?不可能!她七叶一定要拜他为师,她一定要留下来!

    坐在床上幻想是不可能留下来的,自残也是不可能留下来的,昨晚她快挂掉的伤现在比受伤前还生龙活虎,还半点疤都没有,说明人家给她疗伤根本就是一摆手的事。七叶于是匆匆吃了饭,虽然以她的修为本不用吃饭的,但也不好拂了小胖的美意,而且小胖的厨艺还真挺不错的。

    吃饱喝足迫不及待地走出房间,才发现她还是高看了这个所谓的“神宫”。眼前的这深山野林图,这小桥流水,这小木屋,这满院挂的玉米串和一片的碧绿菜畦,这里真的是云阶月地、神霄绛阙的仙界吗.....

    正抹汗感叹间,忽见院墙外一片衣袍纷飞,速度极快地拂过一树杈远去,七叶一愣,敢来天界做屑小?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赶紧一念决,七叶飞身就追了过去。

    追出林子,又越过一条小河,七叶半只人影也没见着,不过倒是见到了一座巍峨的宫殿。细瞧之下,发现那儿仙娥成群,仙兵成排,璇霄丹阙,彩云飘飘,仙雾缭绕中还有身穿蓝白仙服弟子模样的往来穿梭,一派安静喜乐的样子。

    七叶一拍大腿,这才有个仙界的样子嘛!

    不过那冰山也真是绝,不想收她为徒也就算了,居然连正门儿都不让她进,还让她睡在这种荒郊野外的小村屋,这是一位神仙该有的风度吗?哼!

    七叶想也没想,一个俯身朝那巍峨的大门飞去。

    没想到越靠近,七叶就越觉得周身难受无力,跟在那四海水君内庭对着那一排煞气天兵的时候一样。同样是天界,隔得也不远,为什么在小木屋那里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极强的仙气和罡气强劲如风,阵阵刮过来几次让七叶差点从云上摔下去。

    “啪——”

    已经没有法力把云停好,七叶直接摔到了大门前。

    “哪里来的小妖,胆敢擅闯战神神殿!”

    七叶顺着四只银亮的长靴和同样银亮的长枪往上看,是两个高大威猛的天兵。虽然只是两人,但他们身上的煞气和罡气比那四海水君内庭的那一整排都不知道强多少倍。七叶只抬头看了一眼,就已经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地趴在地上。

    这里竟是那战神神殿?她找了整整三千年的战神避世居所?竟让她这样误打误撞给找到了?看来是自己的执着感动了上苍,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我.....我要见战神....”七叶心里一喜,边说着边挣扎站起来。

    “哼,一只不过两万年的小花妖,竟也敢来求见战神?”一只大兵冷酷地说着,凶狠道:“你如何得知战神隐居此处?说!”

    “小妖是.....是从四海水君那里得知帝君居在此地,这才寻来求见。”说话间七叶已经完全站起来,赫然发现自己才刚刚到两个天兵的肚脐眼处,这两个天兵竟比在水君府乘红马而去的那位不知要魁梧高大几个码。

    “帝君如今不喜杀生,你最好速速招来,免受皮肉之苦!”另一个天兵见七叶不说话,犀利的鹰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厉声催促。

    “小妖不敢欺瞒,确是四海水君告知,还望仙君明察!”七叶虽觉得越来越虚弱,但仍旧死撑着不倒,她别的什么拿不出手,倒是凭这股倔劲儿混了两万年。

    好一个现在不喜杀生,那是不是说,在这之前他是喜欢杀生的?

    “吾识那四海水君不知十几万年,从不知水君敢泄露半点帝君之事,哼,你在说谎!”厉声催促的那位天兵显然没有什么耐心,语落便一挥手,把七叶甩飞到了十丈开外。

    七叶嘴角喷出鲜血,洒落到莹莹的红衣上,点点的嫣红,灿烂如花。

    不多时,七叶已经又不卑不亢地站在两只天兵的面前了,依然仰起头:“我要面见帝君......”

    两个天兵对视一眼,饶是多少万年来求见的大罗神仙也没有眼前这只修为区区两万年的花妖来得倔。二人也感知到这花妖身上有股极纯的仙力,看来此妖并非来自凡间,但仍旧疑心她这等修为如何破了帝君的结界而进到这里来,于是喝道:“帝君在此避世十万年,所知者甚少,我等不管你从何得知,且速速离去!”

    说完那人摊开一掌,手里立即有白光泛起,盯着七叶道:“帝君避世,不想外界打扰,吾消去你的记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