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魁梧大汉虽还是气,但因重华那句“相差甚微”好像挺受用,怒容这时稍有融化。

    重华抬手品茗,修长的手指后的唇明明是朝两边横着的,听到的却是他轻咳的几声,缓了缓,道:“如此说来,无墨,你是该给卫将军一个说法。”

    被唤作无墨的白衣公子慢悠悠地放下茶杯,“啪”的打开折扇,调了个舒服的坐姿,又尽情地摇了几下,方缓缓开口道:“卫朗,此妙计乃帝君所出,药亦是帝君所赐,卫朗,你说的没错,帝君果然英明圣断啊。”

    “什、什么!帝君你、你——”魁梧大汉像是受了大打击,站起来你了半天没你出完整的话来,转而十分情绪低落地颓坐下去;半响才委屈地抬起头,泪花闪闪道:“所以你们这次又欺瞒了老子,把老子算进阴谋里了?”说完又十分情绪低落地低着头,不再言语。

    “额,阴谋......”那白衣青年正要开口奚落,见重华投了他一个眼神,于是只好作罢,握着杯盖和茶沫兀自玩了起来。不是他们有意欺瞒,而是这厮是啥都瞒不住的主,一旦告诉了他啥事都能黄了。

    重华瞅着魁梧大汉这黯然心碎的动作,着实.....咳咳.....惹人怜爱,于是杯盖推了推浮茶,淡道:“你此番为计献身,本君十分动容,特地造了一副兵器予你,作为嘉奖。”

    “兵器?!”大汉顿时满血复活,眼睛灼灼地盯着重华,满脸期待道:“不知是长是短,灵力几何,威力如何?”虽然拜不了帝君为师,但能得到一件帝君大人亲手锻造的兵器,便也此生无憾了。大汉想着想着,心里又是一阵激动,他实在万万没想到此次遭算计会有嘉奖啊!

    “这个,咳咳,等见到了自然就知晓。”重华搁下茶杯,抬眼望了望殿门口,正要唤小胖子进来,这时却有一段语音暗中传来,是无墨的亲信蓝水。

    蓝水说那三公主哭着喊着跑回东海了,临走时还不断嚷嚷着“四海水君原是长这样,父王骗我,父王骗我”之类的云云。

    这时蓝水稍迟疑了一下,竟语中有愧道:“吉时已过,君上迟迟不拜天地,前院众仙君本就有些喧嚷,谁知这时却来了一位奇怪的女仙君,这便有些.....混乱了,属下无能,须得劳烦君上走一趟。”

    七叶把这个塞满大罗神仙的庭院里来来回回蹿了一遍,愣是没有找到这个一神一童的半个身影。

    难道是门口的老槐树哐我?不可能吧!好歹他们也算是近邻同类,而且看他那很怕挠痒痒而不断求饶的样子,应该不会诓她的吧?

    叹了一口气,七叶就地朝身后的围栏上一坐,两条腿隔空晃啊晃,眼睛直盯着那湖中亭子里一桌的铜盘重肉和仙露琼浆吞口水。周围的神仙太多,她这只修为浅薄的小妖能混进来就已经很不错了,那亭子本就无人,若是此刻冲过去大剁,肯定一秒被丢出去。

    明明吃上一点就可以少修炼几百年,更不用说她现在其实是已经饥肠辘辘。虽然她的法力低但也已经无须时时进食的,只是进了这地方之后就突然好饿,大概是她的妖体还承不了这么浓的仙气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