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感受到四周越来越诡异的气氛,小胖开始后悔信这小妖的话了。说什么把她送到山谷就松手,他一乐便忘了自己是个路痴。诓骗了侍卫逃出明亮的水沐宫,驾着云载着一只正舒服躺着欣赏夜景的花妖在这个漆黑的山谷游荡,小胖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是真的蠢。

    于是不等七叶回答,便又道:“明日天亮再送你回去,本仙君觉得现在还是回水沐宫比较好!”说完就真的调转了方向,朝后驶去。

    “我可爱的小胖师弟,”七叶一把搂过小胖,在那手感极佳的胖脸上使劲揉捏了几下,方道:“你还记得回去的路吗?”见小胖一脸愕然,不等他回答,七叶朝云背上一趟,望着有些模糊地星空,悠悠道:“不知道你师尊他,现在在干什么呢?”翻了个身,又道:“小胖,你跟我说说,你师尊他平日里,是个怎样的人啊?”又不等小胖回答,自顾自叹了口气:“你自然不会同我说这个。”说完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皱眉道:“其实.....好像我也是路痴......”

    小胖一听,差点从云上摔下去,惊魂未定道:“你、你你路痴方才还叫我往这往那?”顿了顿,又怒道:“敢情你这是在耍本仙君玩?”

    见七叶不回答,小胖以为她是默认了,气得一屁股坐到云上,“我不驾了!照这样下去,指不定就飞到人家魔族门口,给那魔族的守门小兵当宵夜点心了!果然妖言惑众,我就不该信你这妖怪的话!哼,先说好,一会儿要是有危险的话,我一定断了你的手逃命!”

    七叶见小胖正气头上,也不搭话,全当让他发泄了,因为眼下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七叶还是不答话,让小胖更气了,“本仙君好歹识得回宫的路,你连回家的路都不认得,你才是蠢,你才是大路痴,不要侮辱本仙——呜”

    七叶突然捂住了小胖的嘴,面色一凛,警惕道:“有杀气。”

    “什么,杀、杀气——”小胖一阵哆嗦,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生在太平盛世,又日日在重华宫里养尊处优,就算渡劫也有尊上罩着,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哪里晓得杀气是个什么东西。小胖此刻方知这传说中的杀气,是空气中弥漫的一股极度压抑的气息,它压着心脏,让人呼吸困难,继而心生恐惧。

    小胖哆嗦地抓了抓七叶的衣角,低低地叮嘱:“小、小妖,一会儿可千万千万不要松手啊!”

    “放心吧,我也不会松手的。”七叶掩嘴笑笑安慰,同时伸手祭出了檀色琉璃骨笛,警惕地看着四周。

    公雅箬一身紫衣,鬼魅般立在树梢上,冷眼看着那云上的一妖一童。虽然月光微弱,但已经足够看清那只花妖的清丽容貌,公雅箬顿时杀意泛起,就这种货色还能跟自己抗衡?

    西王母嫡女的妄卿上神都只能和重华哥哥聊聊天下下棋,自己若不是天孙的身份,定然是连面都见不到的,如今这只从哪里跑出来的小野妖,竟能让重华哥哥开尊口收她为徒?天君爷爷发话他都只派童子来打发她,如今这只无论修为还是相貌都差了她不知多少的小野妖,她凭什么?

    如今横插进这么一只花妖,这绝不是什么好事,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反正左右不过一只小小的花妖,无论降多少仙元都奈何不了她天孙的仙体。

    于是公雅箬抽出腰间的火红长鞭,朝那小灰云飞去,火红色的仙光在这漆黑的山谷里划出一道道刺眼猩红的光晕。

    七叶以为不过是误闯了哪只妖怪修炼的仙山,惊扰了主人,却不曾想这杀气竟源自一位紫衣飘飘,雍华高贵的漂亮女神仙。看得出来对方年纪虽小,但仙气极纯,八成是出自仙家正统。

    七叶在脑子里把自己上下两万年的生命来回理了两遍,愣是没有找到“认识这位紫衣女仙”或者“得罪这位紫衣女仙”的半点信息。所以以慈悲之心普度众生的神仙啊,我这只小妖今儿个是哪里得罪你了,竟这般决意要杀我?

    七叶紧盯着挡在他们前方不说话的紫衣少女,嘴里问小胖:“可爱的小胖师弟,是不是你在哪里得罪这位女神仙了?”作为妖,和神仙向来是没什么交集的,只能怀疑是不是小胖在哪里结仇了,还是跟仙家正统结,真是他的作风。

    “我......”小胖抬眼一见是公雅箬,下意识地想叫出“雅公主”,却被公雅箬凌厉的眼风逼了回去。

    每隔三千年小胖和大耳朵这两个重华座下的童子,都要被这个跋扈公主蹂躏半月,只因天帝有意要培养这个跋扈做储君,另帝君教化指点;可十万年来,尊上每次都只遣座下童子去给这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