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废话!”小娜切了一声,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端着饭盒扭头走了。

    “咳咳……”陈楚欠身坐到小娜刚才的位置。

    薛婷站起身也要走,陈楚忙拦住道:“老婆,薛乡长,我是有正事来的,你在工作时间,不能拒绝我谈工作上的事儿啊。”

    “呵。”薛婷冷笑说:“不好意思,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不谈公事。”

    “你为啥不给我们村贷款呢?”陈楚追问一句。

    薛婷根本不理他,直接端着饭盒回办公室吃去了。

    陈楚屁颠屁颠的跟着人到了办公室,薛婷已经把门反锁了。

    “切。小看人。”陈楚走到卫生间,从扫把上弄了一根铁丝下来,在锁头上鼓弄几下,嘎巴一声,锁头便被打开。

    “你……”薛婷气得脸色粉红:“你这无赖,到底想干啥?”

    “薛婷,我想干啥?昨天中午,你被人欺负,要不是我挺身而出,你现在早就被人嚯嚯一天了,你现在恩将仇报,竟然这么对我?”

    陈楚见软的不行,就开始扒小肠。

    果然,这招奏效。

    薛婷变脸转过去,气呼呼的不说话。

    陈楚趁机两手放在她香肩上轻声说:“薛婷,说到底,我也对你有恩哪!”

    不要脸……

    薛婷抿了抿嘴唇,心里鄙视他。

    红唇蠕动道:“贷款的事儿不是我能说的算的,我只是一个实习阶段的乡长而已,这贷款应该由镇里说的算,再说,贷款也要信用社答应,你得找武镇长,还有信用社的主任,而且还得报到县里审批。”

    薛婷一股脑的说完,然后晃动双肩,把陈楚的爪子甩了下去,气咻咻的坐下,也没心事吃饭了。

    陈楚咂咂嘴,手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

    “这么说也简单,武国斌那边不同意也得同意,也就剩下信用社的人,还有县里的人了对吧?”

    “哼。”薛婷哼了一声道:“你太单纯了,你别以为打了武国斌,自己就无法无天了,事情真要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那就好了。”

    薛婷扭着水蛇腰坐了下去。

    “薛婷,咱们打个赌怎么样?”陈楚眼睛转动问。

    “打赌?赌什么?”薛婷大眼睛扇动,似乎有点兴趣。

    陈楚心里嘿嘿嘿笑,心想女人都是好奇心极强的动物,只要调动起她们的好奇心,就是勾搭成功了一半,另外一半就是不停的骚扰,哦不,是不停的去陪伴,等成功到手了,就不用了。

    然后保持一副圣者的模样,这女人就主动找你了,就前期困难点。

    “如果我跑不下来贷款,我就绕着杏花村爬三圈,把村长一职辞了,另外也永远不来骚扰你,怎么样?”

    这三条那一条薛婷都极为满意的。

    “那如果你把贷款万一走运跑下来呢?”薛婷大眼睛眨了眨,马上问。

    不错,果然是蕙质兰心,不但有凶器,还是一个有思想的女人。

    “如果我跑下来……我请你吃顿饭,怎么样?”

    “就这?”薛婷问。

    “嗯,就这些。”陈楚露出一副绅士的样子。

    薛婷不禁由于了起来,她不顾家里的反对,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就是有一腔热血,想在一个贫苦的地方锻炼自己,同时也证明自己在一个大学生并非外界说的一无是处,绣花枕头。

    但真正来这里实践起来,就困难太多了。并非自己初期想象的那么简单。

    基层的官场也极为的复杂。

    自己提过很多次贷款扶持农村,也提过杏花村的路,但上面却迟迟不给批复。

    县里的一些部门领导,竟然给她发过暧昧短信,嘘寒问暖的关心她,并且要求晚上请她去唱歌,谈谈杏花村路段的事儿。

    谈工作去ktv?那真的是谈工作么?

    薛婷不是傻子,那些人都是垂涎她的美貌……如果陈楚真能碰巧把贷款跑下来,只是吃顿饭那么简单,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真的,只是简单的吃顿饭么?”

    “嗯。”陈楚一副老僧坐定的样子说:“时间、地点、饭店都薛乡长你来定,薛乡长,我只是个人十分仰慕你的才华,只想和你简单的吃顿饭,就这么简单,要是我陈楚还有别的心思……我都不是人的。”

    “唉……”

    薛婷微叹一口气,既然这个害虫都这么保证了,那自己也应该相信他一次,毕竟这害虫是发毒誓了的。

    “那好吧,我答应你,跑贷款的时候注意一下工作方法,如果有什么地方不懂的,可以给我打电话。”

    陈楚拍了拍胸脯:“薛乡长放心,属下一定为了你完成任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