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神君可想清楚了?”

    天界西天灵山山脚的一处十分普通的禅院里,一位身披素色裟衣的胖和尚边捻佛珠边和一位面容冷峻,器宇轩昂的玄衣男子对弈。黑白分明的棋布悬于二人中间的石桌上,周遭仙雾缭绕,鸟语花香。

    素白修长的指节中间凭空出现一颗黑子,指节一伸直便落在了棋布上,孤寂而了悟的声音,比太过于黑白分明的棋局还要冷上几分。

    “还有何需要想?大师博爱众生,本君自愧不如。如今天地太平,天道恢复,本君不过也想学学大师,养花种草钓鱼锄田,返璞归真而已。”

    男子环视了这个简单而素净的庭院,而且有些破败,却散发着近旁这个金光闪闪的巨峰无论如何也遮盖不住的清澈光芒。

    “神君果真放得下?”

    胖和尚捋了捋白胡子,笑得有些意味深长,随意地往棋布上一指,一颗玲珑剔透的白子毫不理会黑子的包围,淡然地落在了边角的空白处。

    “天道恢复,太平盛世,有何放下放不下。”

    清冷的声音又起,手中的黑子学起白子,也落在了最角落的地方,放弃了即将唾手的胜利。

    “神君不愧为上古神祇,博爱之神识让贫僧自愧。”

    胖和尚又捋了捋白胡子,随手一指,白子又落在了另一最角落处。

    “大师何出此言?大师所悟乃天地至道,只怕灵山殿上那尊,也未及大师半分。”

    “神君此番要前往何处?”

    “天河河畔,小院柴扉,幻化无形,流火无殇。”玄衣男子丝毫不介意胖和尚突兀的话题转移,声音始终淡而清冷。

    “甚好,甚好。”胖和尚又捋了捋白胡子,随手一指,白子又落在了另一最角落处。原本的黑围白,不知不觉间,竟变成了白困黑。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