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蓝水冷汗涔涔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如实道:“那女子身上有一股极纯的仙气,属下也是一时被她的外表所惑,君上请息怒,属下本想将其赶出去,只是二殿下他......”

    无墨正要训话,却听到身旁的小胖小声嘀咕:“咦,那不是那只小妖吗?她居然能跟过来?”

    那只小妖?什么意思?难道那口仙气.......

    无墨还来不及瞧身后那冰块脸的反应,众仙就已经发现了他这新郎官,都纷纷围过来朝无墨作揖恭喜。

    这时天上点点飘起了浓厚而又青绿的雨时花,无墨趁着此景掩面,十分黯然心碎地在众仙面前声泪涕下,连说那三公主还没准备好,是自己唐突了她,她才会还没拜堂就跑回东海去,末了还不忘叫众仙吃饱喝足耍够再回洞府。

    谁知无墨话音刚落,院里就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顿时飞沙走石,四处挂的大红囍布被撕碎成红雪花纷纷落下,一院的花花草草混着已经几不成块的琉璃瓦碎落一地,湖里的芬陀利白莲受惊似的合上了花瓣,就连这春日开得正好的雨时花也匆匆飘退出仙府大门外。

    无墨看向亭中的蓝发青年,虽然他是只手撑着脑袋看那红衣女子大剁的模样,但满院的仙客也就只有他敢在这四海水君的婚宴上动手了。

    无墨扬起折扇方要停住这大风,却听身后的重华轻咳了两声,那风便停了下来,紧接着一股暖风吹过,院中便又恢复了先前的喜庆模样。

    如此难得一见的斗法,众仙们个个满脸的兴奋,比之前的八卦还要激动,但都心下生疑是哪两位仙君在斗。于是纷纷咬衣角咬手帕地左看看右看看,左猜猜右猜猜,场面喧嚷起来,全然忘了今天新郎官四海水君被新娘落跑的事,看来这斗法的八卦盖过了水君大人的悲剧........

    “咳咳,众仙请稍安勿躁。”无墨合起折扇,道:“方才只是小仙府中的小厮不慎误动了这护府的仙阵,让众仙见笑了。”言罢转头朝蓝水道:“你且去看看。”

    那蓝水跟了无墨不知多少万年,当然知道他眼中意思,当下回令退了下去。

    “唉,小仙今日虽成不了亲,但诸位仙友难得共坐一堂,倒不如一通畅饮叙谈,不醉不归,如何?”说完隔空要来一只银盏,仰头当先一口喝了下去。

    众仙见主人这么豪爽地饮了一杯,顿时起了酒兴,纷纷取来酒杯,各自仰头一饮以示回敬。有酒有肉有八卦,场面当然又活跃了起来。

    “那边好热闹啊,是水君要拜堂了么?”这蓝发神仙话说到一半却啥都不说了,亏她还亲自伺候他吃酒,没想到他竟然就只顾着品这些瓶瓶罐罐。

    七叶也懒得伺候他了,烦躁地抱着瓜到一旁大啃,那湖岸的喧闹声让她更没好气。

    “你看到你要找的人了吗?”会风答非所问,眼神从湖中的芬陀利白莲移到她脸上,嘴角还是猜不透的似笑非笑。

    “他在对岸?”这话一说出来七叶就懊恼地猛掐大腿,真蠢!她有眼睛也认识他,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