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司书大人一扫来时的阴霾,让小厮们架着七叶,自己则走在前面,悠闲地漫步神宫,还特别热情地和时不时就路过的仙娥打招呼,那架势简直只差一匹高头大马,一朵大红花和一副书着“新科状元”的牌匾了。

    七叶动弹不得,心里无比渴望小胖能在这时候出现,再不济出现那个讨厌自己的耳非也行啊。才这么想着,还真是出现了不济。

    前面才一拐弯,便见一个身穿白衣金边的漂亮小童优雅地坐在一处池子旁,正对着镜子一缕缕地梳理自己的蓝色长发。

    蓝衣仙官轻快上前作揖,“耳非仙君好雅兴啊。”

    耳非长睫毛下大眼里的黑珠子终于从镜子里稍稍移出,“原来是司书大人,”冷不丁瞧见了七叶,还未笑开的脸却沉下来,“这小妖是怎么回事?”

    “噢,你说这只小花妖啊,”司书大人似乎心情很好,脸上始终是笑眯眯的,“我在万虹龙桥上发现的,她好像窝在那儿很久了。”顿了顿,状似不经意道,“她跟我说她是神宫的仙婢,小仙见她所言灼灼,似乎对帝君和两位童子还颇为熟悉啊。”

    这话让耳非身形一愣,脸色闪过一丝难看,沉声道:“司书你真是闲,帝君的事你也敢好奇。”警告似的瞟了一眼司书,道:“方才尊上必然也吩咐了,好好照办罢。”说完身形淡去不见了。

    无论尊上和这小妖做了什么,但尊上已经下令让他和大胖两人将她遣回,如今她又出现了,方才尊上定然也见着了,指不定晚上定要训话了。这小妖简直阴魂不散,得去找大胖商量一下对策才行。

    “啊哈哈,脾气倒和帝君一个脾性啊。”司书大人干笑了几声,在天庭任职那么久,当然深知眼色和是非这两个词,这下自讨了个没趣,当然也没甚心情欣赏这来来往往的花枝招展的仙娥了。于是七叶才一眨眼间,人便已趟在了万虹龙桥的桥面上。

    蓝衣仙官挥袖把四个小厮唤醒,转身拂袖就要给七叶施法。七叶当然知道他要干嘛,当即下意识地用力朝后一跃,背后撞到了冰凉的护栏,一个重心不稳,下一秒已经发现自己头朝下,正急速往下坠。

    不就是不想让他消除自己的记忆好下次潜进去吗?至于让她这么倒霉坠河吗?更销魂的是想挣扎却四肢被缚,想喊却口里塞着布条,想施法术却发现在这里法术根本不管用。

    四周一片混沌不清,朝下一看,波涛汹涌的浑黄天水却是非常清晰,巨浪翻腾的声音几乎要把耳膜震破,七叶闭上了眼睛,心中暗暗发誓,此时若谁来就她,那她便让出红月山谷的大王之位给他坐。

    这万虹龙桥底下的天河源自已经倒翻的昆仑墟,流经天界九重天后急转而下,直通地府的忘川河,而这万虹龙桥便是建在这个急转的拐弯处。一边是彩气祥云的澄澈仙界,一边是十万浊浊尘世的轮回新生,便成此桥不受天道规章的极霸之气。六界内若非修为高超,否则都只能落地步行,更不用说万虹龙桥底下的这水了,掉下去只有瞬间魂飞魄散的份。

    据说天地大统后,战神避世与天河对面的仙山,于是打了此桥说是让司书每月给他送书。一时之间司书星君大红大紫,四海六合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正在下坠的七叶心里一片绝望和不甘在呐喊,但很快一阵剧痛传来,七叶感到体内的法力被一层一层地剥除,敌不过这三界至浊之气的侵蚀,一株通体碧透的含笑花慢慢便显现了出来。

    七叶绝望地睁眼,想最后看一眼这个美好的世界,谁知才一睁眼便见一股浑水正贴着面门拍打过来。七叶扭头朝上挣扎着躲开,谁知身体却开始往上移了,而且还不断地往上升,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腰间赫然缠着一条明黄的仙绳。有人救她?会是谁?

    可是七叶已经经不起这浊气第二次侵蚀,露出原形本就虚弱不堪,很快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司书星君在一胖一瘦仙童的注视下,双手指尖对指尖盯着地面,眼神闪烁:“是她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要不是有先前尊上给的仙气,这小妖现在肯定没命了,作为神仙,还是在天庭掌职的仙官,你说说你怎么有脸对这么一只小妖动手呢?”小胖皱着一张胖脸,手里一直给一朵含笑花输入真气,发现那朵花已经快不能吸收了,心里一急又朝司书大吼:“司书你害死了一条无辜的妖命,我一定会禀明尊上的,我一定会把你的这件丑事告诉全天下的!大耳朵你还愣着干什么,救人啊!”

    见小胖急哭了,耳非淡定地将仙绳收好,拍了拍小胖的肩,道:“大胖,清醒点,她已经救不回来了,送她去轮回道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