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下意识的,陈敏问了句,“我打过你吗?”

    卫瑾又是笑得肚子都疼了起来,她今天下午离开实验室前收到的这消息,当时那徐师兄就在实验室外面,卫瑾怕伤了他自尊,强忍着笑意假装没看到这消息十分坦荡地离开了实验室。愣是到了卫生间她才偷偷笑了起来,结果因为憋得太久了,还把自己笑得抽筋。

    现在想想,她还是觉得好笑,“没有,我也是跟他这么说的。”博士生涯七个多月后,卫瑾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刚进实验室的时候,导师交代实验室里的情况时,为什么会在介绍徐师兄的时候特意加了那么一句没头没脑的“实力单身汉”。

    完全是实力派选手——凭借自己实力单身多年。

    陈敏也是笑得前仰后翻,“他是不是霸道总裁小说看多了?”

    这实验室里的师兄,怎么着也得比卫瑾大吧?不是霸道总裁看多了,那就是情商问题,当然这比前者严重多了。

    “谁知道呢,你别急,还有另一张图呢。”卫瑾觉得老太太还挺接地气的,都知道霸道总裁小说了,估摸着没少跟那群花季雨季的少女做斗争,都总结出斗争经验来了。

    陈敏很快就是看到了第二张图,前面字大,后面的字小,她听卫瑾吩咐把图点开,然后就看到了上面的文字——你点开,你点开就是我的人了。

    两句话中间是个可怜兮兮的小表情。

    想到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发这么一张图给卫瑾,陈敏浑身哆嗦了下,“这种男人不能要呀。”这要是男女朋友间发这种小图片那也算是添加情趣了,可卫瑾和那徐师兄不就是一个实验室的师兄妹吗?

    “他多大了?”陈敏又是问了句。

    “得快三十了吧,他今年博三。”卫瑾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想起她妈刚才那语气,她连忙表态,“妈,我还不谈恋爱。”

    以为自己要催婚?陈敏忍不住笑了起来,“都而立之年的人了,连当面告白的勇气都没有,暗戳戳的搞小动作,这样的人配不上你。”她说的很是直白,这个徐师兄就是配不上卫瑾。

    一个实验室里的师兄妹,整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男孩子对女孩子产生好感并不奇怪,可是徐师兄这也不是小年轻了,还这么小心翼翼地算什么意思?

    给自己找退路?万一被卫瑾拒绝了,就拿出一套——我看着这表情包挺好玩的,给你看看——的说辞?

    行就行,不行就拉倒,哪有这么多弯弯绕。

    要是放在二十七岁的陈敏身上,她或许会考虑,毕竟那好歹是个博士。不过卫瑾就不一样了——博士在读、家境不错,自身条件过硬哪还需要考虑,直接pass掉没任何疑问。

    “我也觉得。”卫瑾觉得自己虚惊一场,“再说了,我现在真不想谈恋爱。”爸爸刚去世,她不用老封建的守孝三年,可她也不想谈恋爱。

    她家是典型的重组家庭,家庭情况看似复杂——同母异父的二哥和同父异母的大哥,再加上她这个女儿。实际上呢,卫瑾觉得自家其实挺简单的。他们家之所以现在这个构成,完全是巧合。

    她大哥卫研新当时是被法院判给了爸爸的前妻许爱萍,按道理,离婚家庭的孩子一般都是被判给母亲那边,不过事情到了她妈那边就复杂了。妈妈的前夫刘建国把二哥刘瑜偷偷带走藏了起来,法庭上嚷嚷着他刘家的孩子不能喊别人爹,到最后婚是离了,二哥却没有跟着妈妈。

    当然,卫瑾了解到的情况是,当时妈妈铁了心要离婚,法院要是判二哥跟她她认了,要是不判给她,她也不强求。

    而她爸妈当时作为离异的青年男女,自然成为了各自单位里关心的对象,一来二去再相亲撮合,最后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愣是走到了一块。

    大概是因为之前不成功的婚姻,汲取了失败教训的两个人倒是对第二次婚姻相当重视,夫妻两个也是相当恩爱,这是介绍人都没想到的。

    卫瑾的出生就是个意外,毕竟各自都有过孩子,所以她爸妈当时都没打算再要孩子。据她爸说,她妈当时忙着带高三的学生,一个没注意等知道的时候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

    那时候她妈已经三十三了,在那个年代还有点高龄产妇的意思。原本商量好不再要孩子的两个人面对着这个新生命,到底还是心软了,再加上本来俩人各自的孩子都被判给了前夫(妻),所以再要一个也无可厚非,所以卫瑾也就得以幸存。可人算不如天算,她妈怀孕七个多月的时候,二哥刘瑜回来了。原因很简单,一直酗酒的刘建国又喝高了,只不过这次他没那么幸运,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