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要是早些年她爸妈感情像是老教师和卫大钧这么好的话,陈敏觉得自己早就找男朋友了,而不是这么抵触恋爱和婚姻。

    办公桌上除了工具书就是其他教辅类的书籍,老教师的办公桌属于相对干净的那种,抽屉里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陈敏简单收拾了下,她带来的帆布袋都没有装满。

    离开语文组办公室的时候,陈敏留了个字条——书我用不着了,各位同志要是觉得还行就留着用,高考将至,辛苦大家,注意身体。

    语气是模仿着老教师惯有的语气来的,至于字迹,陈敏写的潦草了些,老教师惯有的书写习惯,自己的主观意识,这是一对矛盾的存在,所以陈敏只好写的潦草些,避免被发现问题。

    离开语文组办公室,陈敏有些伤感。

    她当教师还没多长时间,虽说一开始对那些叛逆期的小孩子有些无语,不过看着那些青春稚嫩的面孔也是喜欢更多一些,跟小朋友一起都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

    而老教师从业,陈敏认真回忆了一下,从业三十五年,真的是优秀的园丁。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还坚持在一线工作,老教师不止是舍不得这几十年的习惯,她更是喜欢这职业。

    如今这一切都被自己做了割舍,陈敏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不过现在这是自己的人生,她不能总是被老教师之前的生活态度所操控,不是吗?

    自我安慰了一番,陈敏转身要走,就看到自己身后站着的人,她愣了一下。

    “陈老师,你往后也不教我们了吗?”身材略微有些魁梧的课代表一开口就是哭腔,也顾不上旁边站着的就是这几天给他们代课的老师了。

    陈敏看着比自己都要高上一点的女孩子,她还是有印象的。九班语文课代表骆琳琳是老教师一手带出来的,刚上高中的时候还是个只知道风花雪月悲春伤秋的叛逆期少女,作文虽然写得好,不过也就作文写得好。当时九班的班主任在开学两周后打算组成任课老师的帮扶小组,骆琳琳就是分在了老教师这一组。

    老教师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把自己的帮扶任务完成,骆琳琳成绩也一直稳定进步,现在是省六中出了名的小才女,参加了不少演讲和诗词综艺,有望被保送,现在还在等通知。

    陈敏没想到这么巧,刚巧今天遇到了这小姑娘,她努力笑了下,“是呀,医生建议我休养,所以得回家好好歇着了,好好学习,别给刘老师添麻烦,知道吗?”年轻的小姑娘眼睛都是闪闪发光的,陈敏有些羡慕,老教师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这一辈子活得特别值。

    “刘老师,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陈敏也清楚,临近高考大家压力都很大,不止是学生,还有老师。

    如今请新的老师来带九班十班是不实际的,新老师哪有时间来了解这两个班的学生?当然,让其他老师来分管也不是什么好办法。可除了这样又能如何呢,校长生怕自己在岗位上殉职,根本不敢让她再来上课了。

    卫研新也不可能同意,至于没有说过这件事的刘瑜,不用想都知道他的态度。

    也不是陈敏不想负责任,只是老教师教的是高中,而自己之前带的是叛逆期的初中学生,这之间有方法策略上的不同,自己就算是回到学校,怕也不如其他两个老师带得好。

    老教师的死是谁都没预料到的变故,客观来说,从老教师倒下的那一瞬间,有些事情就已经注定了的。

    “陈老师您客气了,您好好休养身体,等回头有空了,我带着学生们去看你。”刘老师也是善解人意的,虽然现在自己多带一个班也是有点累,不过还能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学生们的前程毁了吧。

    陈敏拍了拍骆琳琳的肩膀,然后拎着自己的帆布袋离开了。

    要是老教师没去世的话,她退休的时候也许学校会给举办一个小小的仪式,有她教过的学生来参加,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很是仓促,像是赶时间唱完的一场大戏,二倍速的播放让一切都变了味。

    学校已经在自己身后了,属于老教师的那些峥嵘岁月过些天都会凝聚在那张退休证里面。陈敏看着并不十分刺眼的太阳,她继续慢悠悠地走着。

    ……

    徐文珊是无意中看到了卫研新钱包里那张健身教练的名片,因为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教练,这让她有些多看了几眼,把那名片抽了出来后,她拎着水果从鲜果店里出了来。

    她不算是沉得住气的人,所以上了车就是问道:“你最近晚上都干什么去了?”去老太太那里吃了晚饭后,送她跟睿睿回家,然后本来该教儿子功课的人没了影,接连好几天都是自己上阵。

    跟卫研新结婚这么多年,徐文珊从来没有怀疑过卫研新会偷腥,可是手里捏着的那张名片让她心里犯了嘀咕。

    “就是出去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