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项爱莲听到这话一时间目瞪口呆。她哪有兴师问罪, 就是想要给自家闺女讨个说法而已。再说了,这件事本来就是卫研新做的不地道,她还不能说说了?

    “亲家母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有你说的这么凶神恶煞吗?”说这话的时候,项爱莲脸红脖子粗。

    双方各执一词,卫研新看着这两个长辈,他自然是相信自家老太太的话。老太太教养他十多年, 什么样的人品他还不清楚?不至于栽赃陷害丈母娘。

    而且项爱莲刚才那模样, 不是凶神恶煞又是什么?

    卫研新觉得头疼, 他以为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已经跟徐文珊达成共识, 可为什么还要节外生枝?还闹到陈姨这里。

    要是有可能, 卫研新真想躲得远远的, 他最近已经够头疼的了,偏生麻烦事还就这么接连不断。可他不能再退缩了, 这都已经找到陈姨这里来了,他要是再不给个说法, 下一步是不是就去陵园在他爸坟前哭诉委屈呢?

    “这是我的事,阿姨你要是有什么问题那就跟我说,不要打扰陈姨清净。”卫研新正色说道,一脸严肃。

    “怎么就是你自己的事?”项爱莲觉得这女婿跟之前太不一样了, 对自己这个丈母娘倒是摆起谱来了。

    争吵爆发之际,陈敏打断了两人, “你们慢慢聊, 家里没菜了, 我去买点菜。”她把地方腾出来总行吧?这么大的房子,愿意怎么吵怎么吵,她眼不见心不烦就是了。

    反正卫研新在这,不至于让项爱莲把家给砸了吧?

    要真是那样的话,那钱她也不用给了,她得用这钱重新装修房子。

    “不用。”卫研新拦住了陈敏,他转头跟项爱莲说话,“阿姨,我送你下楼,这件事等我晚上回去会给你个说法的。”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哪能这么不懂事?没有提前拦住丈母娘就不说了,还在这吵架,传出去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既然项爱莲已经知道了,那也好,晚上回去他把这事情说开了。她们不就是想要一个说法吗?那他给还不行吗?

    项爱莲听到这话多少有些不高兴,卫研新这是摆明了相信他那后妈都不相信自己这个丈母娘,她能高兴才怪呢?不过她还是应下了,原因很简单,卫研新这会儿并不回家,那她正好趁着这会子功夫跟闺女好好说说,起码娘俩统一战线,别这边自己争取着呢,她闺女叛变先服了软。

    “那行。”项爱莲生气归生气,这点好坏还是能分得清的,“刚才我可能语气冲了点,不过咱都是为孩子着想,他们小两口过得好,咱们不也是少操点心吗?”

    项爱莲始终打着关爱孩子的旗号,陈敏觉得这亲家要是有机会,应该读书去参加辩论赛,怎么着也能拿个不错的名次。

    “谁说不是呢?不过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又不是还在吃奶离不开妈的孩子,做长辈的管多了说不定适得其反呢。”她还是很好心的,不过看项爱莲这神色,怕是根本没把自己这话听进去。

    “我送她下去,陈姨你有什么想吃的?”卫研新听出了老太太的弦外之音,可不是所有人都像她这么明白事理。眼前这位,明显的就觉得这只是在嘲讽她,没听出也有提示的意思,不是吗?

    “没什么想吃的,你随便买点就行了。”她不挑食,好养活的很。

    项爱莲一走,陈敏顿时觉得家里宽敞了不少,没有那大嗓门在耳边嚷嚷,她也是身心舒坦。

    简单把屋子里收拾了下,陈敏顺手抄起本书看。

    反正现在头疼的绝对不是自己,别人愿意怎么着怎么着,她该怎么过日子还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卫研新回来的时候也差不多五点半了,他把大兜小兜的东西往冰箱里塞。

    陈敏忽然间意识到一件事,“你今天怎么没上班?”老是跟周末搭伙的五一假期已经过去了,怎么卫研新半下午的还那么悠闲?

    “我之前年假没用,凑着放假就顺带着休了。”卫研新指着冰箱里的存货,“你早晨要是不愿意煮粥,那就榨点水果汁喝。”一个人做早饭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食材。

    老太太又是个讲究的人,不太喜欢吃外面的餐点,这些天一直在吃牛奶面包当早餐。

    光吃一样也会烦,他这次买了好几样水果,每天一样水果榨汁,那也能过好三四天,总比光喝牛奶强。

    陈敏看了眼塞得满满的冰箱,她其实挺想问卫研新一句,当初怎么就想着跟徐文珊结婚呢?

    卫研新长得不说多英俊,那也是相貌堂堂,个头不错,虽说家庭关系复杂了些,可再怎么复杂也比徐文珊家强吧?买猪还得看圈呢,卫研新也不挑挑?

    不过她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这话是绝对不能问的,一问就露馅。

    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