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敏很是敏锐的察觉到刘瑜的那点不自在的情绪,或者说把这情绪称之为内疚也没问题。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无外乎就是有的子女跟父母亲近,有的为人父母的天生和子女关系冷淡而已。结合徐文珊这两天动不动就提到刘瑜、小瑾之类的话,还有自己脑海中那混乱的印象,陈敏差不多十拿九稳——老教师与刘瑜,这个前夫的儿子关系真的属于母子关系冷淡的那种。

    而这种冷淡,不比她和卫研新这种后妈与继子的冷淡差到哪里去,甚至还更为严重。

    总之,老教师走了,留给了自己的是一个复杂的家庭关系——继子卫研新还有他媳妇一家三口,前夫的儿子刘瑜大龄未婚,和卫大钧的女儿卫瑾还在读书似乎也没有过什么恋情。

    亏得自己这重活一朝没什么任务,不然她还真怕出个什么系统,告诉她——你的主要任务是牵红线。

    内心狂吐槽的陈敏点的午餐是西红柿鸡蛋盖浇面,她怕复杂的刘瑜做不来。

    她还真有些饿了,之前看书没感觉,现在闻到了厨房里传来的香气,肚子都有些不安分了。

    做饭的时候厨房里相对安静,而吃饭的时候餐桌上也除了吃饭发出的声响再没有其他。刘瑜顺带着也给自己做了一碗面条,他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下了班就是过来了,也饿着肚子。

    吃了几口垫了垫肚子之后,刘瑜就是开口说话,简单扼要,“往后中午的时候我过来陪你吃饭,晚上大哥他过来。”他电话里也是这么跟卫研新说的。

    卫叔走的突然,别说是他妈,就算是他都没做好心理准备。

    可事情已经这样了,人总得向前看。

    他知道卫叔最放心不下的除了项目就是他妈了,就算不说母子亲情,单是卫叔对自己的照顾,他也不会不管不问。

    陈敏默默往嘴里塞了点面条,她在想辙。刘瑜和卫研新性子不同,陈敏甚至觉得,自己能对卫研新这个继子发脾气,却对刘瑜这个亲儿子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他强势的就是把中午时间给安排了,以至于陈敏觉得要是自己拒绝了那就是伤透了刘瑜的心。虽然明白刘瑜也是担心,不过她怕呀,怕自己还没熟悉现在的情况,不小心露出马脚。

    “你不是工作忙吗?”一口面条给了陈敏足够的时间来找到一个还算不错的理由,“有这个空就好好工作,我本来就没事,愣是让你们弄得我像活不多久了一样。”

    刘瑜听到这话把筷子一放,看着对面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的人,他又是默默拿起了筷子,“忙不完我加班,我跟大哥说好了的。”

    陈敏看着这闷头吃饭的人,她有些无语了,非要自己说要给他介绍对象才会离自己远远的是吧?

    当然,她没有说这话。又不是小孩子斗气,她没事说那些个干嘛。

    气氛不算是很友好的结束了午餐,陈敏回书房继续看书,比起面对这个不怎么亲近的儿子,她宁愿在书房里呆着。

    “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先回去了。”刘瑜站在书房门口,好一会儿听到里面出来的那一声“嗯”,他这才回了单位。

    印象之中老教师对刘瑜这个亲儿子不算是很好,甚至刘瑜的待遇还不如卫研新。

    陈敏又是看了下家庭相册,从一家五口的位置中也是看出了一些。

    卫瑾还小的时候,她是坐着老教师和卫大钧之间的,两个小伙子则是站在后面,刘瑜站在卫大钧身后,卫研新则是站在老教师后面。

    再后来卫瑾成了小姑娘,也是站到后面去,不过她众星拱月似的站在两个哥哥中间,而两个男青年的位置并没有什么变动。

    陈敏觉得有必要再给当前这个家庭关系添加一个形容词,除了复杂之外,那就是奇怪。

    把相册收了起来,陈敏打算出去逛逛。一来是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毕竟她未来的十几二十年都要在这里过。还有个原因那就是卫研新说下班来这边吃饭,她总得去买点生鲜肉禽蔬菜吧?

    当然,等卫研新他们回来后自己折腾也行,说不定那小两口还生闷气直接甩手走人,她也落得个清净。

    那样清净是清净了,人也是得罪干净了,犯不着的。

    陈敏现在住着的省研究所的家属院,前些年随着省研究所一块挪过来的,小区建设很是齐全,楼下不远处就是健身器材,还有几张乒乓球桌。

    这个时间的小区还很是安静,陈敏一路过去也没看见几个人。

    倒是家属院的门卫看着陈敏过来站了起来,“陈老师没去上课呀?”

    老教师住院的新闻估摸着就是内部消化了,其他人并不知情,卫研新没嚷嚷出去,自然也没几个人知道她已经退休了的事情。

    “嗯,去买点菜。”陈敏笑了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