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项爱莲是真不知道自家闺女脑子里整天都装着些什么, 浆糊吗?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跟自己说一声。

    算着今天,她来到省城也四天了,就住在女儿女婿家,买房的事情愣是一点都不知情。要不是今天下午无意中听到卫研新打电话说什么看房子,估计她得一直被蒙在鼓里。

    项爱莲多少有些着急上火,陈敏则是保持冷静,她按了下电梯, 借这个时间整理思路, 分析整件事情。

    她不觉得卫研新会主动告诉丈母娘自己打算买房的事情。当年陈敏也是盘算过买房这件事的, 所以多少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的财产。

    卫研新到现在也没说跟自己要钱的事, 想来也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毕竟这钱要是从自己账上出去, 退一万步说将来两人离婚的话, 这婚后财产分割方面卫研新也是占着优势的。

    他不声不响地保护着自己的权益,因为这个, 陈敏不觉得卫研新会把要买房的事情告诉项爱莲。

    至于项爱莲是怎么知道的,听她闺女说的?又或者无意间听到看到的?

    电梯还没下来, 陈敏站在那里等电梯,一旁项爱莲看她一直没说话有些着急,表情都写在了脸上。

    其实卫研新要买房她也不反对,可从闺女那里知道的消息是, 卫研新好像要撇开文珊自己买房,还说什么有的是办法来把这房子弄到自己名下。

    这不是防着她闺女吗?

    这口气徐文珊能忍, 项爱莲不能忍!

    卫研新死了爹不要紧, 这不是还有继母吗?总是得给自己一个说法, 她闺女大老远的一个人嫁过来不是被枕边人提防的。

    不过项爱莲再着急上火也不至于犯了糊涂,她知道这亲家母是能说会道的人,所以就耐下性子来,打算听听她怎么说。不就是讲道理吗?自己虽然没读过什么书,可也会讲道理不是?

    电梯终于下来了,不过有人匆忙挤了进来,原本空档的电梯里面多了年轻的母女,陈敏看了一眼项爱莲,“在这里说?”电梯里有外人,不是谈论这些事的时候。

    家丑不可外扬,当然,要是项爱莲不介意的话她也不在乎,毕竟这事就算是闹大了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她退休证过些天就能拿到,到时候拿着退休工资还有卫大钧留下的遗产照旧过她的日子。

    卫研新那边她就说不好了,兴许闹得卫研新会恨自己,可也有可能是那边小两口吵起来。

    薛定谔的猫,没打开箱子之前你不知道这猫到底是死是活。

    陈敏有底气,不害怕。

    项爱莲看着这气定神闲的人,她觉得自己气势上矮了一大截。

    她今年五十五,比这亲家母还要年轻两岁,可是站在一起就不像是同龄人。

    四月底的省城已经暖意十足,电梯里面的年轻母女都穿着漂亮的裙子。自己这个亲家母穿着休闲的三件套,明明一把年纪了,可穿成这样一点不违和。气色也不错,脸上虽然有些皱纹,可不显老态。

    而自己呢?

    一辈子辛苦操劳,脸上是早些年风吹日晒留下来的痕迹,皱纹里恨不得能藏下米粒儿。

    看着都要比对方老上十岁。

    这个认知让项爱莲心里头难受,她也算是培养出一对儿女,可怎么就没过上好日子呢?

    不过这难受劲头也没持续多久,很快项爱莲就是振作了精神——今天她过来不是给自己找不愉快的,她就是想要找陈敏要个说法。

    文珊不是说卫研新听这个继母的话吗?她管不住卫研新,那就找能管住卫研新的人来说事。

    进了屋,陈敏放下包就是看到杵在那里的项爱莲,她要是不说话,估计这个亲家母都想瞪眼把自己给瞪死。

    “我听研新说了这么一句,这不挺好的吗?”

    好个屁!项爱莲真想吐这人一脸唾沫,不就是因为文珊在省城举目无亲,所以这婆家的人就欺负吗?她心里头翻江倒海,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买房是好事,可研新这做的可不地道,他跟文珊是两口子,这么大的事情不让文珊参与,这不合适吧?”

    “是文珊跟你说的?”陈敏旁敲侧击了下,要不是徐文珊说的那回头别冤枉了人。要是徐文珊说的,那这件事还得进一步谈谈。

    在这件事上,项爱莲触觉相当敏锐,她一下子就是抓到了事情的关键,“亲家你不会觉得是文珊跟我告的状吧?”看陈敏沉默不语,项爱莲有些压不住怒火了,“她那吃了亏往肚子里咽的人,哪会跟我说这些?我是听研新打电话说要看房子,所以就去问她要不要给他们涨点钱,要不是多嘴问这么一句,我都不知道研新原来是打算着自己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