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敏也觉得自己好像拒绝的太直接了,看着愣神了的卫研新,她喝了口水润润嗓子,“我也知道你们是好心,不过这段时间我想一个人清静清静。”

    卫研新也是意识到问题所在——简单来说就是陈姨追求清静的目标与自己担心她一个人住出现什么事之间存在着的不可调和的矛盾。

    原本爸还活着,他们二老也能相互照顾,他们几个子女也能过各自的小日子。可是现在家里只有老太太一个人,万一像是昨天那样出了点好歹,家里可比不上学校,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那他将来死了怎么跟他爸交代?

    老太太喜欢清静不假,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陈敏看着卫研新那神色,就知道这个继子其实也在犯愁。道理她也懂,她刚当老师那会儿入职之初去参加市里的培训,培训的老师就是一个退休了的老教师,那老教师培养了一对优秀的儿女,儿子在国外,女儿也是远嫁,就剩下她一个空巢老人。

    大概是退休后太过于无聊,老教师免费给他们这些新入职的老师进行培训,后来陈敏再知道这培训老教师的消息,是她在家中突发脑溢血,钟点工上门打扫时发现的,身体都冰凉了。

    不过她跟那个培训的老教师不一样呀,护士都说了她这身体挺好的,耳不聋眼不花、也没什么高血糖高血压,关节腰椎没毛病,唯一的问题就是她心思太重。

    可是陈敏不是原版的老太太,她并没有那种痛彻心扉的伤心,所以心思重这件事大概也跟她没什么关系了。早前还想着她爸妈,不过那些人现在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她现在的目标就是尽管适应自己如今是一个退休丧偶老教师的身份,尽快让自己融入眼前的生活中去。

    这需要一点时间。要是卫研新和徐文珊不在自己眼前晃悠,那就是更好不过了。

    书房里一时间很是安静,以至于能够清楚的听到客厅里传来的徐文珊教训儿子的声音,“不要总是看动画片,有时间去练练你的钢琴。”

    卫研新也是听到了妻子的声音,他犹豫了一下这才是说道:“我知道陈姨你不喜欢……你喜欢清静,要不您看这样行不行?回头我和文珊晚上的时候带着睿睿来这儿陪您吃饭,这样我也放心,吃了晚饭我们再回去,也不打扰您晚上休息。”

    陈敏觉得这个继子够可以了,最起码这是真心实意的在替她着想。

    卫研新的工作稳定,拿死工资的那种,现在还得养着儿子,单独给自己请一个保姆的话开销大,所以便是想出了这折中的办法。

    虽说尽可能的不见卫研新他们是再好不过,可归根到底是一家人,总不可能一直躲着吧?

    见也有见的好处,也许从其他人嘴里,也能知道更多的消息不是?

    想了想,陈敏还是应了下来,“那就辛苦你们来回跑了。”

    卫研新多少松了口气,其实他觉得真要是住在一起,矛盾反倒是会多起来,这样来回走着自己也放心,算是两全其美了。

    回家的路上,徐文珊知道了两人的谈话后有些没憋住活,她没想到自己都让步了,老太太还是不识抬举,“她是不是……”看到卫研新,徐文珊努力让自己心情平和一点点,“昨天的事你也看到了,你说她那身体,咱们就光是晚饭的时候陪着,要是其他时候发生点什么,那……”

    “可咱们也做不到二十四小时陪着呀。”看了眼后面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的儿子,卫研新叹了口气,“你要是嫌来回折腾麻烦,那晚上就自己随便吃点,我带睿睿过来陪陈姨吃饭说会儿话就回。”

    “你这是什么话?拿我当外人,防着我是吧?”徐文珊假装生气,而这一招百试不爽。

    “不是,我就是怕你来回折腾嫌烦。”他并不觉得这对婆媳俩脾气对付,万一真的闹起矛盾来,那问题绝对比现在更严重。

    潜在的问题更为突出,卫研新两相比较,觉得还是不要给自己增加更多的负担好,“先来回跑着,我看能不能再从老家找个妥当的亲戚,来给陈姨做个伴儿。”

    找保姆是不可能的,陈姨虽然人冷淡了些,可是那手脚比保姆都勤快,头些年爸也动过一个小手术,都是她忙里忙外的,对于自己提出的找保姆的提议是一口拒绝。

    所以他今天晚上压根没提找保姆的事情,就想着回头看能不能从老家的亲戚那边找来一个,名义上是作伴的,这样陈姨兴许能接受呢?

    徐文珊完全没想到她老公竟然是这么个想法,她有些没能反应过来,等到了自家楼下这才是开口,“那你说咱们要不要……”

    “文珊,那个后备箱里有个果篮,你帮忙拿一下。”卫研新从后排把儿子抱了起来,他一时间没手再去拎果篮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