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敏被这一声甜甜脆脆的“奶奶”吓了一跳。

    小萝卜头叫卫子睿,是卫研新和徐文珊的儿子,今年四岁半。

    记忆告诉她,虽然跟徐文珊婆媳关系一般,甚至于跟这小萝卜头都没什么血缘关系,不过老太太还挺喜欢这小家伙,祖孙俩感情很是不错。

    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卫研新刚把他从幼儿园接出来,特意带来这里开解自己的。

    毕竟,小孩子是最好的开心果,再怎么着她也不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只是陈敏真的不喜欢小孩子,这追溯其根源还是在她原本的家中。

    她哥哥家的孩子特别调皮,简直是混世魔王,在小区里也没少闯祸,每次她要教育小侄子时,总是被她妈给拦住,“小孩子活泼点怎么了?你跟你哥小时候更皮,不也一样长大成人了吗?在家别给我端你那当老师的架子。”

    这个时候,她兄嫂一个边看电视边玩手机,一个则是脸上挂着笑,嘴角那么一歪,挂着嘲讽的弧度。

    陈敏无力,索性眼不见心净地搬到了学校提供的教职工公寓去住,只是距离也没能让她与小侄子之间产生美。

    所以,一时间她对于这个冲向自己的小萝卜头,不知道该如何招架,只觉得这甜甜脆脆的一声“奶奶”都把她吓了个半死。

    倒是卫研新想起来老太太现在身体虚弱,他连忙上前抓住了儿子的衣领,就差把他提溜起来了。

    陈敏不由松了口气,只是看着小萝卜头不好受,连忙让卫研新把人放下。

    “奶奶,你身体不舒服吗?我给你捶捶胳膊好不好?”

    四岁多的小男孩还带着几分奶声奶气,陈敏想起了自家侄子,眼眶都有点发烫。

    “没事,奶奶挺好的,小睿乖。”她伸手摸了摸卫子睿的脑袋瓜,“医院里味道大,别呛着孩子,带他回去吧,我没事。”

    卫研新还想要说些什么,只是看陈敏那神色,他还是把话咽了下去,“那我明天再带小睿来看您。”

    “奶奶再见。”

    陈敏挥了挥手,直到看不见父子俩她这才是放下手来。

    “护士,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还没离开的护士听到这话愣了下,“您最好还是在医院里住两天休息下,可别想着回去上课了。”没有您这一堂课,学生们照样上学,地球照样转。

    陈敏看着已经暗了下来的窗外,喃喃道:“也就是说,我明天也可以出院。”

    ……

    卫研新过来的时候,发现病房里空空如也,他后背顿时一凉,连忙跑到护士站,“802的病人呢?”

    医院里的护士什么没见过,神色淡定,“一大早办了手续出院了,对了你是她儿子对吧,阿姨说她出去办点事,让你不用担心。”

    卫研新怎么可能不担心,昨个儿下午在教室里晕倒,在医院里呆了一晚上身体还没恢复就是出院,万一出了点事,他怎么跟死去的老爷子交代?

    只是手机里传来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头疼,最近几乎是事赶事。

    卫研新第一时间想到了学校,老太太最放心不下的肯定是那些学生,他赶紧给学校那边打电话。

    只是卫研新哪里知道,就在昨天下午陈敏上演了一出借尸还魂,现在她还真不是去省六中。

    “这位大姐,您这是打算买房子?”

    陈敏听到这声音转头一看,这不就是她们家楼下的刘阿姨吗?刘阿姨的孙子正好在她带的班里,刚开学那段时间,她是整天带着宝贝孙子往楼上去。

    “刘……”陈敏看到刘阿姨那花白的头发才意识到,现在自己也不比刘阿姨年轻多少,喊一声刘阿姨怕是要把她吓晕过去,她笑了笑,把剩下几个字咽了回去,“大姐,卖房子的是你们这栋楼里的吗?”陈敏现在一头雾水。

    办理了出院手续后,她买了一张汽车票直接回了临城,也就是她上辈子的老家。

    她家小区在临城的老城区,小区是老破旧。

    单元楼的密码门上贴着专治疑难杂症、退伍老兵通管道的小广告,当然也有买卖出租房屋的小纸条。

    陈敏输入密码的时候发现了这张卖房的广告。

    棉厂家属院,长河路31号402户,联系人郑女士,电话号码也是她熟悉的那一串——她妈郑爱梅的手机号码。

    可不就是她家吗?

    心猛地抽抽了下,陈敏盯着那小广告看,一时间都忘了输入密码进去,也没注意到刘阿姨什么时候过来的。

    “嗨,已经卖出去了。”刘阿姨把装满了菜的塑料袋放到了地下,“这家闺女上着课上着课就没了,家里人哪里肯依。闹着工伤什么的,学校怕耽误学生上课就是赔钱了事,听说赔了好几十万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