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味道有点冲,像是消毒水洒在了鼻腔里。

    陈敏被这味道弄醒了,脑子虽然还没彻底清醒,手已经下意识地去摸了自己的小肚子,终于不疼了。

    她这痛经的老毛病已经十多年了,这次大姨妈刚来的时候还真没怎么着,弄得她以为是这段时间喝汤药调理有了效果,就没跟其他老师调课。

    马上就要期中考,她怕自己这一调课耽误了教学进度,影响学生的成绩。

    哪想到课才上了一半大姨妈忽然间汹涌起来,伴随着的疼痛就像是有人拿小锤子在砸她的骨头缝。

    眼睁睁地看着豆大的汗珠从自己眼前滑落下去,陈敏控制不住的腿肚子打颤,倒地前唯一的念头就是下辈子远离痛经。

    如今被消毒水刺激的睁开了眼,模模糊糊的,陈敏就是听到了争吵声,她循声看了过去,是一对青年男女,不知道起了什么争执。

    “……我嫁给你不是来伺候人的,再说了,她又不是你亲妈,人家亲儿子都没过来,你一个继子上赶着干什么?”

    “你有完没完!”男人的声音倒是压制着,似乎怕声音太大影响了别人。陈敏注意到男人转头往里面看了过来,是一张方正的国字脸,带着点压抑的怒气。

    一不小心跟他看了个对眼,陈敏有些不好意思,她不该偷听人家两口子吵架。只是刚要转过头去,她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她躺在病房里靠窗的病床上,外面还有两张床,空荡荡的,上面枕头被子叠放的整整齐齐,应该是没人住。

    这里没有其他病人,那这俩人在这吵什么?

    而且她怎么一昏倒连大姨妈都没了?

    这情况不对!

    脑子还没转过弯来,陈敏就看到国字脸的男青年冲自己走过来,“陈姨,医生说了您没什么大事,就是身体有点虚,好好休息就行了。”

    Excuse me?

    虽然她带的那帮初中小屁孩有时候没大没小会喊她阿姨,可是陈敏发誓,她绝对还没老到被眼前这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国字脸男青年喊阿姨的程度好吗?

    不过这国字脸有点眼熟,陈敏脑子有点混乱。

    “就是,要我说陈姨您还是别去上课了,不然还不是得麻烦学校那边。”圆脸的烫发女款款走了过来,脸上神色似笑非笑,“再者说了,潘校长也说了,爸刚去世按道理说您老也有三天假期……”

    “说这个干什么?”国字脸低声吼了句,烫发女人冷哼一声转过脸去看手上的腕表,“陈姨,我就请了一个小时的假,你知道的我那边忙离不开人,反正您也没事,我先走了。”

    国字脸听到这话脸上不好看,“陈姨……”说着便是追了出去。

    被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一口一个“陈姨”,陈敏觉得这是一件比痛经还要恐怖的事情。

    而更恐怖的是她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出现了很多并不认识的名字和记忆。

    没两分钟,病房的门再度打开,国字脸和一个中年男人一起进了来。

    这个中年男人陈敏是知道的,省第六中学的校长潘昌运,她去年被评为新晋优秀教师去省城开会接受表彰,就是潘昌运给她颁的奖。

    “陈老师好点了吗?”

    被这么个大人物问候,陈敏有点受宠若惊,难道她痛经坚持上课晕倒在课堂上的事迹都传到省城去了?

    一时间陈敏思维发散,空气都有些安静,国字脸打破尴尬,“校长你知道的,陈姨就这个脾气,再加上我爸刚去世……”

    “明白明白。”潘昌运点了点头,“学校里也有考虑这个问题,陈老师今年也五十七了,要不就把退休办了?”

    去你丫的五十七!她明明才二十七好不好?

    陈敏想要反驳,可脑海中一阵天旋地转。

    在国字脸手忙脚乱的按铃中,陈敏又是昏了过去。

    像是做了一个梦,在医院的病床前,枯瘦如柴的老人费力挤出了一丝笑意,他伸出手似乎想要说什么,只是他那干枯的嘴唇像是沙漠里的胡杨树,没能发出半点声音。

    梦境陡然跳转,殡仪馆礼堂中央挂着老人年轻时候的照片,礼堂一片肃然,司仪沉声说着逝者生前的事情,声音沉沉满怀遗憾,在场的人无不是一脸凄然之色。

    可这又不是梦,这就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情。

    陈敏不知道自己痛经昏过去还能触发什么时空大门,总而言之她从一个二十七岁的单身女教师成为了五十七岁的丧偶老教师,时间跨度三十年。

    “潘校长已经走了,您也别激动,让您办退休也是为您着想,怕您身体扛不住。”

    国字脸的声音让陈敏回过神来,看着站在那里的人,她没有说话。

    老教师也叫陈敏,家庭关系有些复杂,病床前这国字脸青年是她二婚的老公卫大钧和前妻的儿子,叫卫研新,跟老教师关系不好不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