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敏印象中,卫大钧住院的时候,徐文珊这个儿媳妇去医院的次数并不很多,至于同在省城的徐文德更是没怎么露面。就连上次也是甘晓芸上门拜访,徐文德神隐了一般。

    也许因为自己是继婆婆的关系,徐文珊之前跟自己关系冷淡。

    可既然这样,那就继续冷淡着好了,现在项爱莲忽然间这么主动热情,她还有些不适应呢。

    脑子转了好一圈,陈敏最后也只有见招拆招这么一个答案,她实在是想不出项爱莲这会儿过来的目的。

    刘瑜开门的时候如蒙大赦,那是卫研新的岳母,跟他没什么关系。他迷迷糊糊去开门的时候,还以为是他妈把钥匙忘家里了呢,哪想到会是项爱莲突然间杀到?

    之前也没听说她要过来呀。

    刘瑜跟项爱莲不熟,虽说卫子睿跟他外婆玩的开心,他也不好撂挑子走人,被问东问西了好一会儿,刘瑜终于找到了机会去了趟卫生间打电话喊人,当然他顺带着给卫研新打了电话。

    老爷子已经去世了,他妈又不是徐文珊的正经婆婆,所谓的儿女亲家关系其实名存实亡,在他看来,项爱莲还是少登门拜访些好。

    陈敏回来的时候刘瑜那叫一个如蒙大赦,他实在是招架不住了,老爷子生前就算是催婚,也没这么咄咄逼人呀!这要是外人,刘瑜也不会忍着让着,可项爱莲身份特殊,一个不开心闹得人家不乐意,最后还不是折腾的他家宅不宁?

    吃了哑巴亏的刘瑜给陈敏开门后,就往外走,“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陈敏看着脚下踩着火箭似的蹿出去的人不由乐了,前前后后也就是十多分钟而已,能被折磨成什么样呀。看那这样子,刘瑜简直是多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呆着。

    项爱莲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她看了眼揽在怀里的外孙,“睿睿,饿不饿呀?”

    陈敏听到这话不由皱了下眉头,她倒是把这事给忘了,也不知道刘瑜刚才有没有给卫子睿弄点吃的。

    “我不饿。”卫子睿看到他奶奶,发现刘瑜不见了的时候,他顿时着急了,“奶奶,你不是说叔叔今天带我去玩海盗船吗?他人呢?”

    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叔叔就没了人影?海盗船还没玩呢。

    陈敏没想到卫子睿还记着昨晚自己说的话,她清了下嗓子,正打算跟卫子睿解释,项爱莲先一步开口,“你叔叔要忙,回头外婆和妈妈带你去好不好?”她都不知道,自己外孙竟然跟陈敏还有她儿子那么亲近,这算什么回事?虽说叫着奶奶、叔叔,可实际上不是没一点关系吗?没有血缘的牵绊,能有多亲?就算是疼爱,也就是表面上的。

    “我不要,我要叔叔带我去玩。”卫子睿人虽小却很是清楚,他爸妈不是送他去兴趣班就是去少年宫,哪会像叔叔那样带自己去公园、动物园、游乐园四处逛,“我要叔叔带我玩……”

    小朋友的眼泪很是现成,说来就是来了。

    陈敏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情况,她正想要安慰卫子睿,项爱莲又是比她快了一步,“乖孙别哭,乖孙别哭,你这一哭外婆的心都碎了,咱们不去玩海盗船好不好,你妈妈还病着,跟外婆回家去跟妈妈玩好不好?”

    陈敏算是瞧出来了,项爱莲过来也没别的事,就是为了带走卫子睿。只不过刚才自己不在家,她就这么把人带走了不合适,索性就是等自己回来。

    客厅里祖孙俩飚着哭,声音还越来越大,这让陈敏头大,“那个亲家母,你能不能先别哭?”不就是孩子哭了吗,该说的说该哄的哄,劝下来就是了,用得着自己也跟着哭吗?这又不是比谁比谁可怜。

    项爱莲正哭着,忽然间听到这么一句,心里头多少有点不舒服,不过她脸皮早就磨砺出来了,抹了下眼泪就是不紧不慢地说道:“让您看笑话了,只是我在家天天念日日想着这孩子,就想着这些天在这边照顾他妈能多跟孩子处处,哪想到这孩子不跟我亲近。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他还要往外跑。”说着,项爱莲眼泪又是流了下来。

    陈敏觉得自己这个亲家母可真是能说会道,这一番话说的好像昨个儿自己是故意带走卫子睿不让他们祖孙团聚一样。

    她原本不愿意跟这人斗唇舌,所以昨个儿在医院都没说什么,今天都被人找上家门了,还明里暗里被埋怨,陈敏一时间也是忍不住了,“再想念孩子,那也得有个大人样,在孩子面前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