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林英正看向乔文轩,“傅家那边最近有什么举动?”

    “网络新闻被压下去后,没有新的再冒出来。而钟瑾瑜已经公开和傅家来往,但仅限于傅海,并没有和傅雅有交集。”

    没有交集?

    就是不让傅雅和钟瑾瑜扯上关系,依旧扮演带领黑暗企业走向征途的正义而善良的角色。

    林英正眼眸一冷,这几个人可真是用心良苦。

    当真以为从母亲这边下手,就能拆散他和张之月,就能让傅雅取而代之。

    可笑之极。

    看来上次藏毒案不仅没让傅海懂得要缩着头做人,反倒滋生了更大的野心。

    本想等到婚礼之后再将傅家势力连根拔起,既然他们要作死,那就送他们一程。

    “欧铭那边,提前行动。另外也给钟氏找点事做。”

    “是。”听着冷意森森的话语,乔文轩重重点头。

    从书房走出去的时候,看到精致的小人站在门口。

    “小少爷好。”

    小包子应了声,转身往里推门而入。

    “爸爸。”

    林英正没想到儿子这个点会来,从办公桌后走出来。

    “有事和我谈?”

    “嗯。”

    简单地开场白过后,父子两面对面而坐。

    刚一坐下,小包子便问道:

    “爸爸,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和妈妈?”

    他给出提示词,“关于奶奶。”

    林英正黑眸微动,不置可否,“奶奶很快就会好起来。”

    “身体的病是好了,心里的呢?”

    一句话,便让林英正明白,儿子这是有备而来。

    “你唐叔叔告诉你的?”除了唐恩泽,没有其他人。

    “是。”小包子直接承认了,更是直言不讳:“爸爸,奶奶的行为对妈妈来说是很大的伤害。”

    “……我知道。”林英正面色一凝,“奶奶是有所误会,很快会解释清楚的。”

    也就是这两天,集齐了人证物证,唐傲晴的身体也好些,他会把一切说清楚。

    像是猜到他的想法和做法,小包子严肃地说道:“即使你证明了什么,发生的事就是发生过。”

    小包子认可爸爸的态度,但对奶奶的做法完全不能接受。

    他特意在证据出来前讲这番话,就是要为妈妈求个公道。

    看着缩小版的自己,林英正从他那对清澈眼睛里读到了坚定的决心。

    “辰辰,你的要求是?”

    小包子一字一顿道:

    “妈妈明天有比赛,比赛结束后我们就搬走,不住这里。”

    最后一句完整的说辞应该是:不和奶奶住一起。

    林英正陡然一惊。

    尚未开口解释,小包子再度说道:

    “但是爸爸你可以过来。”

    小包子说完话便离开。

    留下冷俊的男人垂眸自责。

    他对母子俩亏欠太多,如今等到弥补的机会,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傅海的布局再怎么缜密,如果母亲能多一份信任,万万不会说出让他和张之月离婚的话。

    更不会接下傅雅的承诺书,让他离婚再娶。

    一想到前两日在病房里的对话,他真的是无力替母亲辩解。

    再者,就算误解很快解除了,正如小包子所说,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