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楚涵又问,“小雅是小名,全名是什么?”

    此言一出,客厅里的气氛陡然凝固。

    傅雅本能地避开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笑着说道:

    “您就叫我的小名就可以了。这样简单又显得亲切。”

    唐傲晴闻言心头一跳。

    原本她只想着能通过傅雅拿到傅海公司的股份,一直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这两个人是同一个姓氏,并形成了父女关系。

    如果傅海不是极其看着傅雅,阴险狡诈的他怎么会把公司全部给了她。

    若是自己的儿子真的娶了傅雅的干女儿,就算背后有一段为了心爱的人忍辱负重的故事,只怕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更甚至,张之月如果是傅海的亲生女儿,难道钟瑾瑜一直没告诉他?

    如果得知有亲生女儿,傅海又怎么会把公司交给干女儿?

    想到这些问题,唐傲晴看向傅雅的眼神顿时复杂起来。

    楚涵也在看傅雅,“小雅是吧,看起来挺面熟的,相貌似乎和钟瑾瑜有些像,晴姐你说是不是?”

    不待唐傲晴开口,傅雅大声反驳。

    “怎么可能!”

    “张之月才和她长得像,我,我才没有!”

    尖锐的声音,极力辩驳的样子,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郑雪楠赶紧拉了拉她的胳膊。

    被她一提醒,傅雅立即冷静下来,讪讪一笑,“她们毕竟是母女,肯定更像。”

    “对,母女肯定更像。”楚涵点头。

    虽然意外得到他的认可,但傅雅嗅到了危险的信号,一刻不敢留。

    “老夫人,您既然有朋友来,我就不打搅了。”

    “是啊,老夫人,我们先走了。”郑雪楠附和。

    两个人不待唐傲晴说话,便要脚底抹油。

    “等等。”

    楚涵一出声,傅雅只得停下来,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楚先生您是叫我吗?”

    “嗯。刚才我的话来没说完。之月确实和她的母亲长得很像,但她的母亲不是钟瑾瑜。”

    一叠照片,被放置在茶桌上。

    何妈从茶桌上拿起照片,递到唐傲晴手里。

    然后脚步动了动,不着痕迹地挡住傅雅的去路。

    唐傲晴拿起照片,一张张往下看。

    与此同时,楚涵居高临下,冷漠地看着她。

    “晴姐,一年前,钟瑾瑜按照阿瑛样子整容,两个月前,又对着之月的模样再次调整。

    而她没整容前,和之月像吗?之月,难道不是更像阿瑛?”

    “你,你究竟是谁?怎么能在老夫人面前胡言乱语?”

    顾不得场合和身份,傅雅急切地打断楚涵继续,更像是正义使者一样厉声质问。

    楚涵直接无视她。

    他冷冷地看着满脸震惊的唐傲晴。

    “当年,钟瑾瑜被傅海抛弃后,自甘堕落,和小混混厮混,结果有了身孕,偷偷堕胎最后弄得不能生育,她根本不会有孩子!更不配有之月这样好的女儿!”

    惊人的消息犹如一声巨雷,在唐傲晴耳边轰然炸响。

    如果张之月不是钟瑾瑜的孩子,那么她的生母又是谁?

    难道,难道……

    唐傲晴脑海里某个猜测呼之欲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