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唐家三姐妹一个个脸黑沉沉的。

    老大唐恩宁还是第一个发动攻势。

    “我说恩泽,你看看妈和我们过来了这么久,你和你女朋友就坐在这里喝茶聊天,姑妈来了就站起来,这也太偏心了吧?难道妈不是你亲妈?”

    “说什么混帐话!”唐傲天好不容易放下架子,一个人走过来,就听到大女儿阴阳怪气的话,顿时怒不可遏地吼。

    偌大的客厅里,中气十足的咆哮声格外响亮。

    唐恩宁委屈地看着季虹,希望她能替自己主持公道。

    可惜她是气糊涂了。

    忘了季虹是连生了三个女儿,好不容易再快四十的时候才生了儿子,一扫十几年的内疚,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全部拿出来给他。

    唐傲晴嫁人后,对唐家不差,和她关系也算融洽。

    背后的林少更是了不起的人物。

    她巴结唐傲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在意儿子对姑妈比自己亲。

    故而她狠狠地瞪了眼大女儿,再冲唐傲晴抱歉一笑。

    “二妹,你别介意,她这是嫉妒你恩泽能得到你的疼爱。“

    唐傲晴笑意寡淡,“恩泽和英正是亲兄弟,我自然会疼他了。”

    她的话刚落音,三姐妹顿时脸色齐刷刷地又暗了几分。

    都是姓唐的,一个妈生的。

    就唐恩泽和林少是亲兄弟。

    难道她们和林少就不是亲姐弟了妈?

    唐傲晴这话,分明就和饭前唐傲天的那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相互对应。

    将她们当作外人。

    本来老大唐恩宁挨了骂,老二唐恩静,老三唐恩幽感同身受,跟着觉得脸上讪讪的。

    面子没了,又被唐傲晴那番话说得里子都丢光了。

    好狠,为什么,一个个这么偏心。

    自从弟弟出生后,父母和所有亲戚的眼里就只有他。

    明明叛逆又任性,可大家却把他当成宝。

    好不容易闹出因为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的女人,让父子两反目成仇。

    三姐妹这几年心思活络,没少往娘家跑,挑拨双方关系,但家族唯一的继承人选始终不变。

    如今,更是因为弟弟而一再被父母责骂。

    唐恩泽不动声色地将姐姐们的表情看在眼里。

    转过脸对唐傲晴抱怨:“姑妈,我一直以为你疼我比疼哥还要多,原来,才和他一样啊。”

    他的话,在唐映听来和撒娇没两样,顿时身上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默默地将和他的距离拉开几公分。

    哎,饭也吃了,茶也喝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唐傲晴被唐恩泽逗笑了。

    季虹心头一松,暗自庆幸今天把小姑子请来真是太对了。

    有她在,脾气乖张的儿子,才会开玩笑。

    感叹之余,她看了看众人,“都站着干嘛,坐下来聊。”

    招呼着丈夫和唐傲晴坐下后,看了眼一脸委屈的三个女人,视线停留不到半秒便移走。

    “这位……”本想叫唐映坐下,这才意识到不知道人家叫啥,于是转向唐恩泽,把话一起说。

    “你们都坐。”

    唐恩泽站着没动,“爸,妈,人我是带回来了,你们满不满意我就不管了,以后别再给我安排相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