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乔文轩示意张之月先坐。

    张之月哪里坐得住,“她究竟有什么目的?”

    见她如此着急,乔文轩不敢把话说得简短,以免起到反作用。

    “她以这种方式接近您,一方面可以和您建立关系,有所来往。另一方面如果你受伤了,送去医院,就算少爷在出差不能马上来,林家的人,比如说我,必然会跟过去。”

    “你的意思是,她真正图谋的是通过我,和林家攀上关系?”

    “可以这么说。”乔文轩见过太多这样的人,“少夫人,至于对方是善意还是恶意的,要等进一步调查才能肯定。请您先不要想太多。”

    张之月脑袋往下点,表示记住了,其实做不到不去想。

    更何况,她的思绪还停留在上一段对话。

    如果当时她稍微犹豫点,拗不过中年女人的坚持,真的可能会让乔文轩过来一趟。

    或者是当时她躲得不及时,往后摔了个大跟头,一定会受伤。

    那么,就会乔文轩分析的情况就会出现。

    自己被好心的中年女人送进了医院,只能通知乔文轩,同时请他保密。

    而她就会看到乔文轩。

    以中年女人的衣着,看起来是个身份的人,或许会一眼认出他来。

    若是伤得很严重,乔文轩绝对将这件事瞒着不往外报。

    就算他被张之月劝服了,小包子和唐傲晴见不到她回家,也说不过去。

    电话一打来,什么都藏不住。

    到时候,医院很可能会被弄得鸡飞狗跳。

    而她昨天在湘菜馆,宁愿被郑雪楠误会被有钱人包养,无论她怎么讽刺,都不肯说出接她的有钱人纯粹是一名司机。

    而司机的主人乃是赫赫有名的林少。

    他们是即将结婚的关系。

    完全没有郑雪楠说的不堪。

    没有公开,甚至根本不打算公开,为的就是不被人议论而影响工作和生活。

    差一点,就要前功尽弃了。

    张之月心里唏嘘不已。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餐桌上。

    一老一少一小吃饭。

    小包子看出妈妈有心事。

    唐傲晴也看出来,不过她以为是因为林英正不在的缘故。

    放下筷子,笑眯眯地看着张之月,“之月,等你和正儿结婚之后,我就要求他尽量少出差。”

    冷不丁点名,张之月猛地抬起头,不明白唐傲晴怎么突然提及出差的事。

    尤其是老太太认真的表情让张之月迷糊了。

    结不结婚,和出差有什么关系。

    再说豪门之中不是总是强调壮大家族事业是第一位。

    至于儿女情长,都是靠后的吗?

    怎么老太太独树一帜不说,出差的话题又是吃饭吃着凭空而来。

    小包子配合奶奶说道,“爸爸已经够有钱了,不用那么拼命。”

    原来是为了兼顾健康,张之月自以为总算懂了,却听到唐傲晴又来了一句。

    “辰辰说的对,正儿该多花时间陪你,至于公司的事,前段时间不是让林飞顶着吗,继续就行。

    尤其是出差的、要应酬的,都让他上。。”

    某处,正和做汇报的林飞,毫无征兆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